歡迎光臨無錫市錫劇院!
演出信息
《珍珠塔》的問世(錢惠榮)
管理員12-10-18評論(0瀏覽(4968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無錫市文化處發動錫劇團并邀請團外老藝人來對錫劇傳統劇目進行挖掘整理工作。市錫劇團沈化南老先生送來《贈塔》手抄本,我請老藝人唱《方卿見姑》,老藝人自唱《跌雪》、《庵會》,在此基礎上,我想到了整理全本《珍珠塔》?!墩渲樗吩闯鰪椩~,我也愛聽,自認為整理錫劇也方便。誰知初稿寫出,拿到劇團去宣讀,藝人們說我“把一碗蹄髈改到只剩下一根骨頭了!”不料連《跌雪》中強盜手執的鋼刀,我想改為一把匕首都難(傳到小王彬彬手里,想不到自動把鋼刀換為匕首,我真高興)。舊時《珍珠塔》演8本,后來演到20本,精彩的地方很多,老藝人深愛傳統,是可以理解的。我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老藝人匡耀良非常熱情地跑來對我說:“我來講給倷聽!”耐心地從“墳堂別母”講起,像師傅傳授徒弟一樣,使我四易其稿改出了演出本,我至今都非常感激他,是位德藝雙馨的老藝人!

   匡團長講到“頭見姑”(方卿有二次見姑,也稱“前見姑”、“后見姑”),方卿上門,先是遭家奴陳福、陳壽斥打,方家舊仆認出通稟,姑爹出接,授意領至后堂先見姑母,更換衣襟,備齊壽禮前來拜壽,方卿見姑爹如此厚待,有唱段“見了嫡嫡親親親姑母,定比姑爹勝三分”時,我不禁拍案叫絕?!凹遗蚍角洹闭f明了勢利人家的門檻也很難踏進,把唱詞強調“嫡嫡親親、親親嫡嫡”,落幕就放在方卿喜悅上,接下來非但沒有“勝三分”反而遭到羞辱,戲劇性也濃。我把初稿的“墳堂別母”戲刪去,把“投親”從“墳堂門”改為“大墻門”。在市人民大會堂公演后,反映很好,省里有個編劇來看了戲,回去就加了一場“大墻門”,原先他是設置在蘭云堂上,姑母向眾女眷夸富時來投親開戲的,其他場次取舍,也沒啥二樣,只是多了一場“后園會”。

   “后園會”是方卿得中狀元之后,到襄陽來見姑唱道情之前的戲?!墩渲樗返膭∏?,舊時無錫幫和常州幫藝人的演法,基本上是一樣的,不同之處就在這里:錫幫是“盤侄”(老生、小生戲),常幫是“盤夫”(花旦、小生戲),盤問的都是有官無官?!氨P侄”風趣,察看官帽痕、金殿步來試探;“盤夫”也稱“逼塔盤夫”,用逼索珍珠塔來阻方卿再遭奚落、嘲諷,是為愛護方卿,奈方卿為了羞辱姑母而堅不吐實,急得陳翠娥“若讓他去蘭云堂,一邊是我夫,一邊是我娘,兩虎相爭有一傷”,痛苦萬分。我覺得這場戲有損主題,有損人物,整理時未加采用,但在劇團演出時,導演加了進去給演員演,直到進京演出,聽到田漢同志等提的意見后,演員始自動取消了“后園會”的戲。

   不知從哪里傳出來一種意見,說“《珍珠塔》是以勢利反勢利”,“方卿羞姑是報復思想”,1960年在《江蘇戲曲》上連續發表文章就錫劇《珍珠塔》的整理展開討論。這是由評彈界批判《珍珠塔》而引發出的一場“殃及池魚”的批判。當時,陳云同志將《江蘇戲曲》登載的關于《珍珠塔》的文章都給周揚同志看了,周揚是看過錫劇《珍珠塔》的,他的意見:(一)、錫劇《珍珠塔》大體上可以。當然,說方卿代表農民群眾,那是不對的。批判這個劇本的意見,不見得都對。(二)、方卿不中狀元,很難羞姑。古時候的讀書人,受了氣之后,要出氣,只有三種途徑:一、革命反抗;二、做官;三、告狀,求之于“青天”。所以,在大多數情況下,出現后兩種情況并不奇怪。還說“《珍珠塔》不能算是一部革命的劇目,但是反對人情勢利,這是得人心的?!标愒仆菊f:“我聽周揚同志的意見,似乎現在的錫劇《珍珠塔》大體可以,不要作什么大改?!保ㄒ陨弦姟吨袊嚦霭嫔?lt;陳云同志關于評彈的談話和通信>》一書)原先是上海電影制片廠要來無錫拍的電影停了下來,直到1962年香港華文廠來拍成影片。

   2002年1月號的《中國戲劇》刊載周育德著名文章《明鏡亦須勤洗磨》,漫談錫劇《珍珠塔》的整理改編時說:“20世紀50年代初,錢惠榮根據錫劇幕表戲整理《珍珠塔》開始有了定本”,我讀了非常高興,原來,還是市錫劇院演出《珍珠塔》的定本,宣告錫劇《珍珠塔》幕表戲演出的終止,是對錫劇的一件有意義的事,這定本,主要是給王彬彬、梅蘭珍唱活了,汪韻芝演活了,代代相傳,而今已創四世同堂演出的盛況,市錫劇院《珍珠塔》的問世,使我也分享了幸福感!

 

即時播報
 
 
進入編輯狀態 丫丫人体大胆,最近更新在线观看视频,欧洲人与动牲交视频,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