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無錫市錫劇院!
演出信息
墻基厚實 庭院軒敞(吳翼民)
管理員12-10-26評論(0瀏覽(3537
    上一頁

下一頁    

               墻基厚實庭院軒敞         

——寫在無錫錫劇院建院60周年

   陳云同志生前對評彈界提出的“出人出書走正道”的希望其實可以囊括所有藝術門類的,亦即出名家、名作、走正道。非如此,藝術便式微、便墮落,這規律對各藝術門類、各藝術團體可謂屢試不爽。無錫錫劇院建團(院)六十春秋,正是循著這一規律,才一路風光旖旎、一路華采斑斕,如同一出好戲,高潮頻現,滿臺生輝。

   一個藝術表演團體,首要者得有好演員,得有名角。有好演員有名角才能演得好戲名劇。好戲名劇是伴著好演員名角傳世的,如無錫錫劇院的《珍珠塔》是伴著王彬彬、梅蘭珍、汪韻芝和季梅芳揚名的。那個年代,這四位名家既各為臺柱,更共同組合成了一堵“藝術之墻”,把《珍珠塔》這座“庭院”打造得何等軒敞、把那時的無錫錫劇團打造得可謂美輪美奐!可以說,從王彬彬、梅蘭珍等那一代起,無錫錫劇團(院)就呈現了藝術人才成“墻”的壯觀現象,大概在錫劇界鮮有能比肩者,以《珍珠塔》進京而名聞遐邇,《紅花曲》唱響而風靡一時為標志,奠定了無錫錫劇院在錫劇界老大的地位。

   余生雖晚,王梅汪季的藝術風采也是領略過的。響遏行云的“彬彬腔”和婉轉華麗的“梅派”讓多少戲迷為之傾倒!直到現在,“彬彬腔”和“梅派”仍是錫劇生旦之“衣缽”。八十年代時,在梅蘭珍專場演唱會上,這位年逾花甲的藝術家把各種地方戲曲表演到淋漓盡致的田地;那時的王彬彬亦余威猶存,偶到農貿市場一個“叫頭”,讓肉砧墩屠夫也服服帖帖奉上最好的部位豬肉。笑話歸笑話,老一輩藝術家要雅得雅、要俗見俗、功力之深厚于茲可見一斑。但到了新時期,這堵曾經高大的“藝術之墻”畢竟飽經風霜,如巍峨長城,漸成瞻仰膜拜的名勝了;好在其時也,風生云起、土壘墻高,又一道厚重的“藝術之墻”已經形成,那就是顧國英、謝志英、華金瑞、李桂英以及其后的小王彬彬、袁夢婭那一茬中堅實力演員把錫劇舞臺描繪得多么流光溢彩。當然,這一堵“藝術之墻”中也有像小王彬彬這樣略勝一籌的“柱子”。這是必然的,因有厚墻,乃有堅柱;因有高原,乃有奇峰。峰和柱是挺立于高原和厚墻上的。高原和厚墻才是基礎和根本。就因為有這一道無愧于前輩的“藝術之墻”,無錫錫劇院才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后期和八十年代,呈現了又一次輝煌。至今,這一個個名角的名字仍擲地有聲。值得一提的是小王彬彬和李桂英二位著名演員,前者賡繼乃父風范,摘得“梅花”大獎,又為其后的新一茬演員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至今成了錫劇院和錫劇界執牛耳人物;后者在盡展自身藝術風采的同時,把更多精力投向擴大錫劇影響的藝事活動中去,她一手策劃的2010年《太湖雅韻》錫劇流派演唱會是新世紀錫劇名家名流派之空前豪華大展示。

   筆者長期在文藝界工作,記得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市文聯著意推出新一代錫劇名角的時候讓我撰文推介過。當時推介的對象有潘佩瓊、黃靜慧、潘華、過之紅、陸敏健、吳明龍等。我很認真觀摩了他們演出的相關大劇目和小段子,一看之下,禁不住拍案叫絕,——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此之謂也。一茬行當齊全、風格各異的青年名角,加上后來加盟的陳云霞,這一藝術精英群體完全能夠繼承前兩茬錫劇名角而毫不遜色,無錫錫劇院果然后繼有人!

   又一堵“藝術之墻”崛起于無錫錫劇院、崛起于錫劇舞臺,這是錫劇院的幸運、錫劇界的幸運。我看這堵“藝術之墻”,于繼承傳統藝術中又有了新的突破,——潘佩瓊的瀟灑飄逸、黃靜慧的俏麗靈動、陳云霞的秀美凌厲、潘華的厚實蒼勁、過之紅的雍容端嫻、陸敏建的灑脫靈敏和吳明龍的諧趣夸張皆自成一格,可賞可品,可圈可點??上驳氖屈S靜慧和陳云霞雙雙榮膺“梅花”,為這堵“藝術之墻”綴得幾許美艷芬芳!更可喜者,在這堵“藝術之墻”風華不減的同時,又一道以王子瑜、姜雪峰、蔡瑜、馮佼、花紅、邵新峰等為代表的“藝術之墻”也已經拔地而起,顯示出勃勃生機,為構筑又一座軒敞的“藝術殿堂”搭起了“框架”,我們為之欣然、為之鼓呼。

   回首無錫錫劇院六十年歷程,那是一道道“藝術之墻”崛起、一座座“藝術殿堂”建造的歷程。愿錫劇藝術生生不息,錫劇事業代代紅火!

(作者為原無錫市文化局藝術研究所副主任)

 

即時播報
 
 
進入編輯狀態 丫丫人体大胆,最近更新在线观看视频,欧洲人与动牲交视频,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