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無錫市錫劇院!
演出信息
錫劇“彬彬腔”和“梅派”(錢惠榮)
管理員12-12-07評論(0瀏覽(3859
    上一頁

下一頁    

王彬彬的錫劇男腔和梅蘭珍的錫劇女腔是錫劇生行和旦行中影響力最大的一支流派。他們在錫劇不同時期不斷把錫劇唱腔藝術推上一個又一個較高審美層次,對發展錫劇是有獨特貢獻的。這一對璀璨的太湖明珠,建國后都為無錫市錫劇院所擁有,為錫壇增光溢彩了60年!由王彬彬、梅蘭珍灌錄的《珍珠塔·贈塔》在1989年獲中國首屆“金唱片獎”(必須暢銷100萬張以上的唱片),為奠定華東三大劇種之一的地位作出了杰出的貢獻。

1959年6月市錫劇院晉京,在中南海懷仁堂演出時,周總理稱贊王彬彬唱腔“字正腔圓,別具一格”,第二天的《人民日報》上說:“在當地,王彬彬的歌唱藝術很為群眾歡迎,已形成一種流派”,人們稱之為‘彬彬腔’”。自此,“彬彬腔”的名氣格外響亮?!氨虮蚯弧痹诎雮€多世紀中,那高昂豪邁、剛中帶柔、瑯瑯上口、字字清晰、俊逸飄灑、獨樹一幟的風格,影響了錫劇界一代又一代的藝人,形成了“無生不唱彬彬腔”的局面。他在《珍珠塔·跌雪》中創造的經作曲徐澄宇同志將“南方戲”的南方調與錫劇“大陸調”揉合一起改編的“一夜功夫大雪飄”的四句“彬彬腔”,便是如今的當紅小生周東亮,也是十分喜歡和傾倒,如今也忍不住的搬唱了!“彬彬腔”的魅力,不僅吸引了眾多學生、兄弟劇種的專業演員,便是業余的錫劇愛好者都愛學唱,廣為傳唱。

早前的劇場缺乏擴音設備,也沒有幻燈字幕,而王彬彬的演唱,能使坐在劇場最后一排的觀眾都能聽得到、聽得清,喧鬧的老式劇場里,王彬彬出場一唱,觀眾頓時寂然無聲,這并不是任何演員都能做到的。

王彬彬唱腔藝術的創造,晉京演出后更是達到了巔峰,很多膾炙人口的優美唱段,集中凝聚了他的藝術精華,一經錄制成唱片和錄音帶后,長盛不衰,很多優美唱段被奉為錫劇經典,高腔魅力極大地影響錫劇藝術的創作和發展,廣泛傳唱于民間。

梅蘭珍既為自己的梅派唱腔造就了獨特風格,又為錫劇女腔開創了新的腔型,這都與她出身于梅門世家分不開的。梅蘭珍從小跟隨父母親闖蕩江湖,打下了扎實的傳統基礎。她演過小旦、正旦、青衣、彩旦、反串過童子生、小生、老生、老旦以至黑頭包公戲,嗓子能粗能細,唱腔能高能低,以聲傳情,腔隨人異。1993年6月24日在大眾劇院舉行的《梅蘭珍藝術生涯六十年》戲曲什錦專場演出時,唱了13個劇種的曲調,大展風采,人稱梅蘭珍肚里儼然是一座“戲曲聲腔庫”,南腔北調、無所不包。正是這座庫里珍藏著豐富的音樂素材,積累了各劇種的經典唱段,經過一番借鑒創造,革新融化到自己的錫劇梅派唱腔里去,華麗多彩。難怪京劇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硯秋先生說梅蘭珍的唱腔是“又有喇叭又有簫”了。新中國成立后,她又學評彈(麗調)、滬?。钆?、低腔低調)、越?。ㄆ菖桑?,并與徐麗仙、楊飛飛、戚雅仙結為四姐妹還同臺聯袂演唱,徐麗仙說她們的藝術唱腔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聽錫劇梅派唱腔使人覺得又甜又新,甜在魅力,新在活力。她唱的花旦戲中,有十分豐富的裝飾性花腔,無論是慢花、快花、高花、低花、長花、短花、散花、拖花、落腔花都能高音不窄、中音厚實、低音不渾、上旋下回、高低強弱,千變萬“花”、駕馭自如。梅派唱腔的花是根據劇情需要,人物感情需要而來的,不是玩弄音符為變而變,而是因戲而異,因角色而變,所以人稱梅蘭珍的演唱是“一個劇目一個樣,一個人物一個腔”。

傳情傳神、動聽動人的“梅派”,主要是梅蘭珍對自己演出的劇目,歡喜自己設腔,設計好后讓作曲記譜,記好譜后再和作曲一起研究探討,對過門的御接和安排,一個腔、一段腔地反復修改調整,直到合適時定譜。

她的流派唱腔的形成,是和音樂工作者密切合作分不開的。

梅蘭珍是個勇于探索,敢于革新而且是卓見成效的藝術創造者,她創造的新腔,必有新意,既有錫劇傳統的穩定性,又有借鑒變化的靈活性,錫劇梅派唱腔是充滿著藝術生命活力的!

(作者為原無錫市錫劇研究所所長)

 

即時播報
 
 
進入編輯狀態 丫丫人体大胆,最近更新在线观看视频,欧洲人与动牲交视频,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