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無錫市錫劇院!
演出信息
懷瑾握瑜艷菊壇——錫劇花旦蔡瑜的藝術追求(吳翼民)
管理員14-03-03評論(0瀏覽(4374
    上一頁

下一頁    

作者:吳翼民

 

江南太湖山輝川媚、山柔水軟,歷來是出俊彥名媛、才子佳人的地方,同樣也是出戲劇名家的所在。太湖明珠無錫是一度享有“華東三大劇種”盛譽之錫劇的誕生地,可謂名角輩出,領一方之風騷。

如果把新中國成立前后的王彬彬、梅蘭珍等算作第一代錫劇名家,那么薪火相傳到蔡瑜這一代,應是第四代啦。其實按輩份論,蔡瑜是梅蘭珍嫡傳弟子謝志英的高足,是錫劇最負盛名的旦角“梅派”的第三代,但在無錫錫劇院以年齡和資歷計,蔡瑜仍只能“屈居”第四代。我說,第四代又怎樣?蔡瑜可是第四代中的第一旦角呢,年輕俊美、活力迸發,已經有了豐富的舞臺實踐和不俗藝術造詣,在劇院排演的每個劇目基本都擔任了女一號或女二號的角色,比如她扮演過《珍珠塔》中的陳彩娥、《雙珠鳳》中的的霍定金、《孟麗君》中的孟麗君、《玉蜻蜓》中的智貞……皆以端莊清麗、風姿綽約的外形和情韻飽滿的內在而受到好評,又比如,在無錫錫劇院最近參演于第十三屆中國戲劇節而榮獲優秀劇目獎的《二泉映月 隨心曲》中,她更以飾演青年阿炳戀人秦月一角而獲得了專家的贊譽和觀眾的認可。

《二泉映月 隨心曲》形象生動演繹了瞎子阿炳“隨心”演奏出曠世名曲《二泉映月》的人生苦旅和心路歷程,戲當然以“生角”阿炳為主,但劇中設置的“旦角”秦月也起到了處心積慮、推波助瀾的重要作用。出生宿命、道門清規都是阿炳心的囚牢;一段凄美婉約的愛情雖然是他一度潤心的甘泉,但最終仍是他不得不吞咽的苦酒。甘苦寸心知,我們基本可以認定,“隨心曲”之“隨心”,是情和境的交融和升華。境者何?世道人生以及道門的不平和坎坷;情者何?師徒父子母子天倫之情,更是男女相戀相悅相知之情!所以作為阿炳戀人的秦月在劇中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我們可以這么說:“隨心一曲為伊奏,高山流水知音酬”。

秦月出場是與青年阿炳在二泉亭的相會。蔡瑜一出場就把豪門小姐兼女中學生的形象逼真端到了觀眾的面前,——氣質是清新典雅的,但生性是青春活潑的,綿綿細雨中打著一柄綢傘,唱的是梅派甜糯圓潤、細膩婉轉的聲腔,如蝴蝶般歡騰舞蹈,——或翹首而望,或駐足而思,或臨水而照,雨絲中悠悠轉動雨傘,結合踮步、移步和圓場,融入輕盈優美的身段……此時我們感覺,蔡瑜飾演的秦月好美好純,毫無半點矯揉造作之態,若二泉一般的純潔靈動。這其實是蔡瑜本性的自然流露,臺下生活中的她就是這般純凈美麗,不加修飾就是個既具高雅氣質又不失靈動個性的江南女子。秦月天真無邪、敢愛敢恨、敢作敢當,拜一個道門子弟為師學琴、進而愛上了這個社會底層的小道士,得有多大的勇氣!此時的蔡瑜不僅形體身段如沐愛河般歡愉、雙眸水靈顧盼亦含情脈脈,誠如唱詞“細雨綿綿情綿綿”,綿綿深情蕩漾在她的身心,不僅讓劇中的阿炳生愛生憐,也讓臺下的觀眾生愛生憐。這就是戲曲的魅力,臺上虛構的人物完全吻合了觀眾的審美需求,把觀眾一步一步引入悲歡離合的劇情中去。阿炳的宿命其實也是秦月的宿命,一個是秦家寡婦的私生子,一個是秦氏門楣的大小姐,一個是“低賤”的小道士,一個是高貴的名門女,他們的愛情注定是鏡花水月,但蔡瑜飾演的秦月不懼門第落差,不忌道俗分野,只為了追求純潔的愛情,敢與一切不公平不人道叫板。在接著秦氏墓園的一場戲中,我們可以看到秦月不顧阿炳再三顧慮后決然斷絕二人間的情誼,信誓旦旦為愛發出的宣言:“只要兩情迷琴韻,縱然萬劫也甘心”,此時的蔡瑜,一反原先含情脈脈的姿態,表現出了一往無前的決然。誠如蔡瑜自己感悟的那樣,“我以前演戲最大的毛病就是溫柔有余而爆發力不足,通過這個角色的創作與演繹讓我打破了原來的演出習慣”。于是觀眾被打動了,阿炳也被深深撼動了,阿炳痛苦萬狀,只能以他特有的表達方式——拉琴來傾訴心中的塊壘。此時阿炳的“隨心曲”真正因心中的所愛和無奈而起。我們可以這樣說,若無蔡瑜飾演的秦月發自內心的“推波助瀾”,“隨心曲”就達不到“隨心”的火候,就會讓人覺得《二泉映月》這一首世界名曲難以達到千回百轉、震撼人心的作用。因此我說,蔡瑜飾演的年輕時的秦月是非常成功的。

年輕秦月一角的成功并非偶然,這是蔡瑜飾演過眾多古裝戲和現代戲旦角積累而生發的必然。蔡瑜出生在無錫梅村。梅村是三千余年前泰伯奔吳、肇始勾吳古國、開創吳文化的吉祥地。蔡瑜從小就熏染了吳文化溫良恭儉讓的風尚,性格溫婉內斂,心態淡泊平和。她有著出眾的外形條件和內在修養,不施脂粉就是個青衣和花旦的行藏,從藝校錫劇班畢業走上舞臺已經有將近二十年的藝術歷練了,在老師和前輩們的提攜下,經過一出一出戲的舞臺實踐,正逐步形成自己的風格,走向成熟。筆者曾觀賞過她由《醉歸》、《認母》、《過關》和《秋江》四折組成的專場,她飾演的花魁女、智貞、孟姜女和陳妙常恰到好處全面展示了其藝術才華,——或癡情婉約、或郁積噴涌、或沉情哀怨、或俏皮多情;有以蘊藉勝、有以激情勝、有以唱功勝,有以身段勝,總之,四個折子一臺戲,給我們一個很大的驚喜,我們為錫劇界后繼有人而欣慰。蔡瑜為人隨和,從不端架子,在團里與同事相處融洽,對于領導安排的任務問題樂意去完成,也總是樂意接受分配的每一個角色,用心去體驗角色、塑造人物。在她心目中角色無大小,演藝有高下,所以即使偶爾她被外借到滑稽戲中擔演重要角色,也必演得分外投入到位,受到內行首肯和觀眾們的喜愛。為了不斷提高自己的藝術表演水準,她還安排業余時間,向聲樂專家學習討教、潛心進修,讓錫劇融入民族唱法的元素,令音色更趨華采,更具“梅派”的氣韻。筆者有一陣子沒有聆聽她的唱腔,偶爾一聽,——尤其欣賞了她在《二泉映月 隨心曲》中的唱腔,不禁為她的進步和成熟叫好。蔡瑜的表演在變,唱腔更在變,由生變熟,再由熟變生,變到生時是熟時。她演唱的“梅派”更注重醇厚細膩,善于運用裝飾音,為刻畫人物的內心、塑造人物形象顯出了功力。

蔡瑜是位能讓人留下印象的年輕演員,凡看過她演出的專家及普通觀眾都會記住她飾演的人物,以至于許多年過去了,只要再次觀賞她的演出,專家和觀眾都會將記憶中她飾演過的角色像過電影似的細細回味。比方說,七八年前她在《江南雨》中飾演過阿凡一角,參加上海國際藝術節的演出,那青春靚麗的外形,細致入微的表演和詠唱,一下抓住了觀眾,有位女專家念念不忘這一角色,及至這一回她再度以《二泉映月 隨心曲》青年秦月一角亮相于上海國際藝術節,那位女專家看過以后熱情與她擁抱,祝賀她成功,期待她塑更多更青春靚麗而又耐人尋味的角色。在那次白玉蘭表演獎的評獎中,蔡瑜獲得了提名獎。其實這些年蔡瑜獲得的獎項已經相當可觀了,有全國戲曲紅梅金花獎、有江蘇省優秀表演獎、江蘇省戲曲紅梅獎銅獎等。蔡瑜很珍視這些用心血換來的獎杯,但她更看重觀眾們的口碑,希望自己鐘愛的錫劇藝術能博得更多觀眾的喜愛,尤其希望青年朋友們對錫劇這一地方傳統的戲曲藝術認可,使錫劇藝術不至于在她這一代出現“斷層”——從藝者和賞藝者的“斷層”,后者的“斷層”也許是更“致命”的。為此她參加了許多錫劇票友的活動,擔任過錫劇演唱比賽的評委,卻很遺憾地發現,業余錫劇迷們的活動雖然紅火,但幾乎都是上了年紀的票友了,因此在劇院的支持下,她熱情投入了培養下一代錫劇苗子的活動中去。將心比心,她自己就是在老一輩錫劇名家關心下與錫劇結下不解之緣的,如今她已屆不惑之年,已經小有成就,理當承擔起承上啟下的職責,于是只要有機會、有空隙,她就會奔波于錫城的中小學校園,一招一式輔導青少年學生親近錫劇、沉浸錫劇。在她和同行們的輔導培養下,無錫幾所學校的選手參加省少兒戲曲表演大賽中都獲得了優異的成績。對于自己耗費那么多心血推廣振興錫劇藝術,蔡瑜無怨無悔;當然,在無錫錫劇院內,蔡瑜也經常幫助比自己年輕的演員不斷提高藝術修養,在他(她)們中間,蔡瑜是位可親可愛的大姐。如今錫劇在無錫城鄉有著越來越廣泛的群眾基礎,蔡瑜和她的同行們功不可沒。

我是看著蔡瑜沐浴藝術清泉成長發展的。原先的印象,她是個文文靜靜的小女孩,平時話語不多,見人只是莞爾一笑,最多點個頭打聲招呼,秀形秀氣的、細聲細語的,清俊而具靈氣,是塊演員的料,但總感到好像缺少點什么,是那種豪爽和灑脫,那種大開大闔、大起大落駕馭舞臺的“霸氣”。忖度蔡瑜若修煉不得這樣的“霸氣”是多么的遺憾。我們耐心地守候著、守候著……好個小蔡瑜,果然不負眾望,舞臺“霸氣”漸漸而生,一招一式、舉手投足間,唱腔念白時,感情斂放中,有了那么點份兒了。她飾演《江南雨》之阿凡和滑稽戲《祝枝山選女婿》之祝雅琴等角色時,都發揮得相當出色。自然,這次她飾演的秦月也具有了“舍我其誰”的風采。

錫劇藝術是江南的一大藝術瑰寶,涌現出了一代又一代名家翹楚,蔡瑜正循著前輩的足跡,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從“小”演員向“大”演員蛻變,在人品和藝品均力求懷瑾握瑜、以臻完美,為“江南一枝梅”錫劇點綴一派明艷。

 

即時播報
 
 
進入編輯狀態 丫丫人体大胆,最近更新在线观看视频,欧洲人与动牲交视频,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自慰